行业资讯

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资讯 >

超50家医院卷入融资租赁迷局 为啥就上当了?

发布时间:2019-07-31 13:15

  (原标题:没收到设备,还要支付近7000万租金?超50家医院卷入融资租赁迷局)

  鲁斌是四川省江油市中医院院长。2017年6月,医院与北京远程京卫医院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远程京卫”)、宝信国际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下称“宝信公司”)签订了在脑卒中领域的融资租赁合作项目。合同约定,远程京卫为江油市中医院提供医疗设备,并邀请专家前去会诊及手术,宝信公司提供医疗设备款,江油市中医院分3年付清所有医疗设备租金。

  “但是从签合同到现在,我们医院就没收到过设备,连一个螺丝钉都没收到。所以这个租金,我们医院不该付。”鲁斌说。

  但2018年2月,江油市中医院被宝信公司告上法庭,后者要求其支付设备租金。2019年6月26日,西安市中级法院作出一审判决,支持了宝信公司的诉讼请求。

  出现类似情况的,远不止江油市中医院一家。7月10日,来自全国各地的七八十名医院负责人聚在西安开会,讨论上诉事宜。他们都与远程京卫的母公司——远程视界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远程集团”)或其旗下子公司,以及宝信公司签订了融资租赁合同,都没收到医疗设备或只收到一小部分设备。6月底,他们陆续收到了西安中院的相似判决,不少人怎么都想不明白:我们这些人能当上院长也都不是傻子,为啥就上当了?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2018年2月至8月,全国已有至少50家医院向警方报案,称远程集团及旗下多家子公司涉嫌合同诈骗,多地警方已立案。

  2018年9月3日,国家卫健委发出通知,要求各省卫健系统统计、报送当地医疗机构与远程集团合作的相关情况。

  当时,江油市中医院收到了宝信公司发来的《逾期支付催租函》,要求医院支付脑卒中项目的第三期设备租金、逾期利息共计98.175万余元。如果在9月30日前仍未付清,将会起诉。

  鲁斌当时就蒙了:一来医院根本没收到设备;二来远程京卫也承诺过,设备没到位时,他们会先替医院垫租,宝信公司为什么会给医院发来催租函?

  他找到医院财务询问具体情况,财务查询账目后表示,合同签订后的前两个月,远程京卫确实向医院转了租赁款,医院随后均转给了宝信公司。但2017年9月,也就是合同签订后的第三个月,远程京卫的租赁款没到。

  接到催租函的第二天,鲁斌就跑到北京与远程京卫交涉,远程京卫的法定代表人韩春善接待了他,“韩春善说你先回去,我来协调,不会让宝信公司起诉你们。”

  但5个月后,鲁斌还是收到了西安中院发来的传票,宝信公司把江油市中医院告了,要求支付逾期租金及利息,远程京卫也被列为案件第三人。

  2018年9月,宝信公司诉江油市中医院融资欠租一案开庭。鲁斌当庭表示,医院根本未收到设备,没有还租义务。

  法庭上,江油市中医院与远程京卫、宝信公司签订的《委托购买协议》,以及江油市中医院与宝信公司签订的《融资租赁合同》,成为重要证据。两份合同约定,远程京卫负责采购脑卒中项目的所有相关设备;宝信公司为设备出资1330万元;江油市中医院负责为项目提供场地,并分36个月向宝信公司交纳全部设备款及利息共计1473余万元。

  “融资租赁是一种特殊的法律关系。”律师李建军分析,按照这两份合同的约定,应该先由远程京卫垫付设备款,为医院购买设备;医院收到设备后出具收货确认书及验收报告,并交给宝信公司;最后再由宝信公司向远程京卫支付设备款。

  “实际我们签合同的时候就把收货确认书和验收报告都签了,那时候设备根本没到。”鲁斌说,这是远程京卫和宝信公司的人要求的。

  正是因为有了江油市中医院的收货确认书和验收报告,西安中院审理后认为,虽然医院辩称未收到设备,但确实存在其向宝信公司提供的签字盖章证据,故判决医院支付宝信公司设备租金。

  在律师李建军看来,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医院存在过错。“合同履行中,你明明没有收到设备,还出具收货确认书和验收报告。医院除了法律意识淡薄之外,还明显存在过错责任。”

  脑卒中项目只是江油市中医院与宝信公司的三个合作项目之一,另外两个是妇科项目、心血管项目,前者的设备提供方同样为远程京卫,后者的设备提供方为北京远程心界医院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远程心界”)。

  “天眼查”显示,远程京卫、远程心界的经营范围完全相同,均为医院管理、销售医疗器械等。两家公司与远程集团的法定代表人同为韩春善,他在远程京卫、远程心界、远程集团的持股比例分别为70%、49.78%和50%。

  除了远程京卫、远程心界,远程集团还对外投资了北京远程金卫肿瘤医院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远程肿瘤”)、北京远程中卫妇科医院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远程妇科”)、北京远程天下眼科医院管理有限公司等,共24家。

  鲁斌说,远程集团及旗下24家子公司大多与医院开展了脑卒中、妇科、心血管等合作项目,模式与江油市中医院类似。比如2017年6月,远程肿瘤、远程妇科便与西北地区某县医院合作了肿瘤、妇科项目,该院医疗纠纷办主任王淑兰说,两个项目的设备款分别为3027万元、503万元。

  与远程集团及旗下子公司合作的医院也是遍布全国。2018年年初,一名远程集团内部人士向鲁斌等人提供的名单显示,与远程集团及其旗下各子公司合作的医院多达920家。除了鲁斌的江油市中医院,名单上还提到了河北省邯郸市肥乡区中医骨科医院、黑龙江省嫩江县中医院、陕西省宝鸡市陈仓医院、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医院等等。

  新京报记者梳理发现,其中以老少边穷地区的县级二甲医院、中医院、妇幼保健医院居多。对此,西北地区一家涉事医院的院长陈鸿远说,这些医院共同特点是缺钱、缺设备、缺技术人才,又急于发展,“所以我们这些医院才会被骗。”

  据鲁斌介绍,通过维权群与百余家医院负责人交流获知,这些医院根据不同的发展需求,大多与远程集团及旗下子公司签订了1-5个不等的合作项目,出资方多数涉及宝信公司,其中也有涉及其他的融资公司。现在,单个医院的负债设备租金少则几百万,多则一个亿。

  鲁斌至今记得初次与远程集团业务员姚猛见面时的情景。那是2017年5月,姚猛未经任何人介绍就跑到了江油市中医院,递上自己的名片,要和他谈项目。

  姚猛首先介绍了项目情况,说明了远程集团、宝信公司及江油市中医院各方的权利义务关系,说项目收益方面,上述三方以及从北京请来的会诊、手术专家各拿25%。姚猛还承诺,如果设备运营后收益不高,医院到手的收益不足以偿还宝信公司的设备租金,远程集团将为医院兜底。当然,这些内容后来均未在正式签订的合同中出现。

  “说白了,就是医院不出人员、不出设备,只出场地,剩下的全由远程集团负责。”鲁斌说,他分析了一下远程集团在合作中可能获得的好处——设备差价,“比如一台进口的核磁共振设备,正常市场价1000万元左右,远程的项目里就要1300万,多出来的钱其实就被远程赚了。”

  或许为了显示项目正规,姚猛还拿出了四川省扶贫基金会的介绍信及其印制的《远程会诊互联网+扶贫项目实施指南》。

  实施指南显示,远程集团要在四川省选择40家二甲医院合作,建立眼科、心血管、肝病等项目,并给予资金支持。比如眼科项目中,远程集团会给予合作医院价值一千万元的设备;心血管和肝病项目,合作医院可获得两千万元设备。此外,远程集团还计划在四川开展耳鼻喉、妇科、肿瘤、脑卒中等多种合作项目。

  鲁斌说,这些设备江油市中医院都没有。想到远程集团还承诺会有北京知名专家远程会诊,甚至亲自到江油为患者做手术、为医生培训相关技术,他有点心动。

  7月13日,新京报记者致电四川省扶贫基金会互联网扶贫工作部副部长程定中。他表示,当时是远程集团找到基金会,说有医疗扶贫项目。“我们和远程集团举行了项目启动仪式,还印制了《远程会诊互联网+扶贫项目实施指南》,但介绍信的事记不清了。”

  姚猛走后,鲁斌初步估算了合作可能为医院带来的收益。依据他的经验,如果一个科室开展一项新业务,该科室的年收益大约可以增长20%。但如果医院只提供场地,设备、人员、技术都由对方负责,那新业务带来的收益大概可以达到25%。

  为此,鲁斌还召集医院管理层开了一个论证会,会上对合作之事一致通过。医生们感觉只要医院不投钱,基本就没有风险。

  为稳妥起见,2017年6月,鲁斌还在姚猛的介绍下到先期与远程集团合作的四川省汶川县医院做了考察。当时,汶川县医院院长王松柏、院项目办主任张乾坤带鲁斌参观了与远程集团合作的项目科室,介绍了远程集团送来的大型DSA血管造影机(大型C臂)。

  考察当天,远程集团介绍的北京专家正在医院开展眼科手术,“汶川县医院的人都说,项目确实还是挺好,远程集团该帮医院垫付的设备租金也都垫了。”鲁斌说。

  但鲁斌不知道的是,当时大型C臂的主体虽然已被送到汶川县医院,但配套压力模块检测设备尚未到位。张乾坤告诉新京报记者,这就相当于一辆汽车有了发动机,但四个轮子还没有,还是走不了。

  此外,汶川县医院与远程集团合作的眼科项目中,必备的超声乳化仪也未到位。那是白内障手术的核心设备,是从北京前来手术的专家自带的。

  “因为设备都是陆续来的,江油市中医院来考察时,我也只能介绍我现有的东西。”张乾坤说。

  除了先期合作的医院,一些带有官方、准官方背景的社团、人物也曾为远程集团站台。

  比如2018年1月11日,全国卫生产业企业管理协会曾向原四川省卫计委发出《关于远程专科医联体项目发展建设的函》,称远程集团是该协会副会长单位。“天眼查”显示,全国卫生产业企业管理协会是具有行业管理职能的国家一级社团,业务主管单位为原国家卫计委。

  7月13日,新京报记者就远程集团的问题致电该协会,对方称转告相关科室后再予回应,但截至发稿时未收到反馈。

  在远程集团西北地区业务总代理蒋小仙看来,会包装是韩春善的一大特点。她说远程集团动辄就在国家会议中心、全国政协礼堂等高规格场所举办活动,许多基层医院院长都参加过这样的会议或论坛。

  据远程集团重庆业务代理员王彩亮介绍,2015年8月18日,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就主办了一场“集善·远程视界”专项基金项目捐赠仪式,特意选在北京的全国政协礼堂举行。针对此次活动的报道显示,中国残联党组书记、理事长向远程集团法定代表人韩春善颁发荣誉牌匾,中国残联副主席、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理事长出席仪式。

  从那次仪式的议程表来看,活动还请到了原国家卫计委医政司副司长赵明刚。为此,新京报记者于7月11日联系了国家卫健委新闻司的工作人员,该工作人员表示“这都是旧事了吧”,随后发来一篇媒体报道。该报道显示,2016年7月,时任国家卫计委医管中心主任赵明刚被河南检方带走调查。

  河南省舞阳县中医院院长罗越岭也认为,远程集团的项目具有官方背景。他说2016年,时任县卫计委领导邀请他到郑州参加远程集团的项目推介会。“当时领导特意交代,这是(原)国家卫计委力推的精准扶贫项目。但具体是不是,我也不知道。”

  在2015年8月的“集善·远程视界”捐赠仪式上,韩春善就曾向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赠送了一块支票捐赠牌,牌子上显示的金额为5500万元。2016年,远程集团在郑州举办的一场“医疗扶贫+专科联盟”推介会上,韩春善称要拿出2700万元的医疗扶贫基金,交与河南省红十字基金会监管,用作合作医院贫困患者的手术补贴。

  但罗越岭认为,这些声称要捐赠的资金都是空话。“他们给医院购买的设备都没兑现,根本没法做手术,哪用得着手术补贴?”

  有了四川省扶贫基金会的介绍信,又去汶川县医院进行了实地考察,回来没几天,江油市中医院便决定与远程集团合作妇科、脑卒中、心血管三个项目,但未约定签订合同的具体时间。

  2017年6月28日上午,鲁斌突然接到了姚猛的电话,说一会儿就要带着宝信公司的人过来签约。鲁斌本来认为快到中午下班时间了,不方便,希望换个时间,但姚猛说宝信公司的人“来都来了,就签了吧”。

  当日,姚猛和一名宝信公司的业务员来到江油市中医院时,已接近中午十二点。他们拿出一叠合同让鲁斌签字,却没给他留下足够时间看完每个条款。“姚猛说,签完字,宝信公司的人还急着赶高铁回公司给领导汇报。而且协议是宝信公司的制式合同,不能改,看不看都一样。如果签晚了,项目就被其他医院抢走了。”

  除了两份合同,鲁斌还被要求签收《收货确认书》《验收报告》。鲁斌质疑,设备啥样都还没见,怎么能签?宝信公司的业务员解释,公司规定不签这两项就不能给远程集团放款。姚猛也说,“签吧,设备送到医院前,给宝信公司的租金由我们(远程集团)承担。”

  听到姚猛这么说,鲁斌没再犹豫,接连签订了妇科、脑卒中、心血管项目的共6份合同。但姚猛和宝信公司的人当时未在合同上签章,鲁斌说,他至今不知道宝信公司的业务员叫什么,整个签约过程约半小时。

  对此,新京报记者于7月27日致电姚猛。他说,时间久了,已经记不起与江油市中医院推介项目、签合同的具体过程。

  类似情况在多家医院出现。汶川县医院项目办公室主任张乾坤称,签合同当天,远程集团和宝信公司的业务员中午12点多才到医院,“说宝信公司的人上午还在其他医院签合作,所以来晚了”。西北某省份的医院院长陈鸿远说,签合同那天是周末,他当时正在外面参加活动,远程集团和宝信公司的人追了过去,“我是蹲在活动现场的地上签的。”

  2017年3月,舞阳中医院院长罗越岭接到远程集团河南业务总代理胡洁的电话。“胡洁说,她和宝信的人一会儿过来签合同。人家(宝信公司的人)问你设备到了吗,你就说到了。”

  罗越岭当场拒绝了胡洁的要求,还让医院的法务审阅了两份合同。法务指出,医院不能在收到设备前就签收《收货确认书》和《验收报告》;此外,合同里的签署地是陕西西安,与实际签署地河南舞阳不符。

  第一次,胡洁和宝信公司的人空手而归,但几天后再次来到舞阳。这一次,他们拿着同样的合同,坚称公司的制式条款不能改。罗越岭说,“那么多医院都签了,感觉不可能都上当,所以我也就签了。”

  对于要求医院提前签收《收货确认书》《验收报告》的问题,新京报记者于7月10日致电宝信公司业务部总经理牛惠娟,对方接听电话后挂断,对短信未予回应。此前,牛惠娟曾对警方表示,宝信公司的《融资租赁合同》确实要求医院先行签订《收货确认书》《验收报告》,之后才能向远程集团放款。

  2018年上半年起,多家与远程集团、宝信公司合作的医院爆发纠纷,原因是远程集团采购的医疗设备未到位,且未按时向宝信公司垫付设备租赁款。

  从那时起,陆续有医院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当年5月30日,公安部经侦局向各省份发出《关于对多地医院被诈骗线索开展核查工作通知》,称已接到宁夏、四川等地公安机关报告,当地多家医院与远程集团合作过程中发生重大经济风险,可能被诈骗。据新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发稿时,已有52家医院的问题被公安机关立案。

  2018年9月3日,国家卫健委就此问题发出通知,要求各省份卫健主管部门统计报送当地医疗机构与远程公司合作的相关情况。罗越岭称,他从河南省卫健委了解到的情况为,仅河南一地,与远程集团合作的医院就有167家。

  相关问题被立案后,一些地方公安机关曾到北京与远程集团法定代表人韩春善、集团财务总监刘宏岩等人了解情况。

  韩春善表示,远程集团之所以无法为医院垫付租金,是因为2017年下半年起,公司资金链紧张。兴发娱乐,但刘宏岩向警方表示,在与一家医院的合作中,宝信公司曾向远程集团发放6079.83万元设备款,其中142.71万元用于帮助医院采购设备、1150.34万元用于为医院垫付设备租金,其余4786.78万元被远程集团发放员工工资和奖金,及支付社保、报销员工差旅费等开支。

  7月10日,新京报记者探访远程集团注册登记地、实际办公地,发现公司已经搬离,无法取得联系。

  2018年2月至今,多数医院陆续被宝信公司催租、起诉。此外,还有医院涉及远程集团与其他融资租赁公司的合作项目,同样被融资租赁公司起诉。

  虽然江油市中医院的融资纠纷一事,已被江油市公安局立案,医院也向陕西省高级法院提起了上诉,但鲁斌还是有顾虑。“如果陕西高院的终审再败诉,医院就要面临6914万元的设备租金债务。全院420名职工就算不吃不喝,要想还清,至少也得三年。”(新京报记者 李英强)